文明丹东·聚焦

七旬作者和他的《草绿色》
字体:[][][] [打印] [关闭]
千赢国际app  发表时间:2018-04-23

  邢福贵是一位深居简出的社区居民。上世纪80年代,他成为丹东市作家协会的一员;90年代初在铁路工作时历任企业报《辽东铁道报》编辑、总编;2016年9月起在《鸭绿江晚报》连载小说《草绿色》……4月20日,记者来到站前街道海华社区,看到眼神笃定、身材硬朗的邢福贵,便想起海华社区党委书记李振卓说的一句话:“邢叔是个多做事话不多的人”。

  邢福贵写作连载军旅题材小说《草绿色》,缘于在新疆的5年军旅生活。

  邢福贵说,儿时印象最深刻的一本书是《长长的流水》,讲述的是红军故事。“书不长,只有不到20万字。”书中红军战士间动人的革命情谊,深深地烙在了他的心坎上,成为他“为激情而写作”的开端。

  1966年,18岁的邢福贵到新疆参军,成为一名边防战士。5年的时间里,邢福贵和战友们辗转新源、伊犁、喀什、乌鲁木齐,走过酷热难当的沙漠,也坚守过严寒刺骨的雪地。回想起当年的战友情,邢福贵说:“我现在年纪大了,有时记性不好,可能刚刚放下的东西转身便找不到了,可当时和战友们一起经历的点滴,却历历在目。”

 《草绿色》让邢福贵收到了许多战友们的来电、来信,大家提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“感动”。还有很多与邢福贵并非战友,但同样经历过军旅生活的读者对他说:这本小说里的一点一滴都是真实的、鲜活的,打动了他们。

  邢福贵有两个特别的习惯,一个是白天睡觉,晚上9点后才开始动笔。“这是我多年来养成的习惯,在晚上写作效率和情绪都更为饱满,虽然这样对身体不好,但倘若因此停笔不写,恐怕更加伤神。”邢福贵说,自己毕竟上了年纪,有时写到半夜,手里还握着笔,心里还有要诉说的话,却已经没了写下去的力气。可此时若要上床睡觉,却是万万不能,为了多写百十个字,他会坚持着直到窗口透出亮光。

另一个习惯便是每天写作之前,常要拉上一阵手风琴。手风琴也是邢福贵在新疆参军的时候接触到的。

 “当时我连扬琴和钢琴都分不清,却对同班战士拉的手风琴着迷,可能是当时苏联歌曲常用手风琴拉的缘故吧!”邢福贵说,除了寄托情感之外,写作前拉手风琴还有一项好处——自己颈椎不好,连带着手臂手指僵硬,拉上一会琴,颇有缓解之效。

2017年5月,连载了136期的《草绿色》完结。

  邢福贵的激情却没有消退,又开始写自己的下一篇小说《山色》了。在这本小说里,邢福贵从家乡宽甸灌水镇的烈士陵园着笔,叙写烈士们不为人知的生平故事。“只要激情还在,仍有倾诉的欲望,我就会一直写下去。”

  (丹东新闻网)记者 张润泽 

来源:|责任编辑:王茵